人每天吃掉的炸酱面连起来能够绕六环一圈

  小时候忍不住用手抓了几根嫩嫩的黄瓜丝儿在嘴里嚼出的清香,到现在还记得★▲。豪爽粗犷的京城炸酱面,也藏着四季风物的温柔一面。

  要么说还是家里做的炸酱最好呢。肉丁永远搁得那么足,酱永远是粘稠泛光的好酱。

  炸酱面的灵魂就在酱上★●。过去谁家要是做了炸酱,勾人的香气飘得满院子都知道★。人就靠这碗炸酱面夏天。

  山珍海味都尝遍了的老餮梁实秋,最爱的一口还是这情深意切的炸酱面。老舍写《茶馆》里的王掌念叨的那句话是怎么说的:有炸酱面的话,我还能吃三大碗呢。”

  《人民的名义》里,检察官侯亮平来赵德汉的家时,这位小官正捏着蒜吃炸酱面。

  打小儿吃这碗面长大的人急得直拍大腿▲:不能够▲▲!炸酱面再不好吃,那天底下就没有好吃的东西了●▲!

  百忙之中,只要有时间,他们就来到艾力帕姑的家里▲■、店里,给她讲十九大、党的惠民政策,帮助她出主意、想办法,一起商量怎么能让小店的生意好起来。时间充裕的情况下,们还亲自上手,帮助艾力帕姑打理小店。

  好酱不能配糟面条。手擀面或抻面最佳,面里有筋骨。煮熟了盘在碗里显得白亮气派,吃到嘴里筋道爽滑,

  用肉丁炸成酱,凤凰彩票正规一斤面条全家管饱;鲜亮的菜码往一铺,好歹算是模有样的一份饭菜,也是风雨飘摇里的慰藉和熨帖。

  吃面有两种方法,“锅挑儿”是说面煮熟直接捞进碗里,热腾腾就下了肚。“过水”是用凉水过一下再吃,但汤要篦尽,这样的面更弹牙。

  吃酱里的精华是半肥半瘦的猪肉丁,葱姜蒜倒进去,哗啦一声,油慢慢煸出来◆▼。加入“六必居”的黄酱,小火大咕嘟,酱香慢慢就溢出来了。

  春天要吃豆芽菜、萝卜缨儿和香椿芽儿;初夏配新蒜、黄瓜丝■▲、韭菜段;秋天是胡萝卜丝和芹菜末。冬天要吃心里美水萝卜丝,还有焯过的大白菜切丝。再来一勺腊八醋,嚼两颗腊八蒜,这就快过年了。

  据考证,炸酱面的前身是“烂肉凉面”,光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上不了台面的吃食。的确,高档的大饭馆很少有卖炸酱面的,只有“二荤铺★”这样的小饭馆才会做。

  2000年,夏日四合院里的一场生日,设晚宴招徕亲朋好友。您看见桌上的炸酱面了吗?

  物质匮乏的年代,少有平民百姓能买得起一整块好肉,即便如此,饭还是得吃得像样儿,日子还是得过得讲究,这就是人骨子里的原则和规矩▼◆。

  正如同重庆人之于火锅,湖南人之于米粉,天津人之于煎饼果子,人之于炸酱面是埋在心底,钻在骨子里的那种喜欢和惦记■▲。

  泛着油光的酱喷香扑鼻,赶紧拿起筷子搅和拌面▼。吃着炸酱面慢慢长大,我总觉得再也没吃过小时候那么香的酱。

  在吃一碗炸酱面很容易,打着◆“正老炸酱面◆★”招牌的餐馆遍地开花,味道却是一言难尽◆▼。齁咸的一坨黄酱,扣在一碗浆糊似的面条上,再撒上些花哨的菜码,甚至要放叉烧肉片这种

  中华美食精深,各有千秋■●。我不敢说炸酱面是天底下最好吃的面,也无意替它去争个第一第二,但在中,炸酱面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■。

  人是打心里喜欢这炸酱面。有人爱唏哩呼噜吃面的痛快劲儿,过瘾▲★。有人炸酱面上这层清爽的面码,讲究。

  1998年重阳节这天,▲“老炸酱面大王”餐饮店在京开业,许多高寿老人前来享受“长寿面”滋味。

  要么是火候大了,要么是时间不够就急着出锅了◆★。也是的,谁有耐心在大夏天里的竭心尽力地搅拌一锅酱呢?

  沾染了的和浓厚的人情味,炸酱面对于人的意义非比寻常★。虽说也是小吃,但它和“豆汁儿”▼“驴打滚儿”■“糖葫芦儿”等很难同日而语。

  “码儿”有阻碍、添麻烦的意思。要是碗里只有炸酱拌面条,三口两口就下肚了,那是粗糙的吃法。恰恰是绊嘴的菜码,让人不由得细嚼慢咽,边吃边咂摸滋味。

  除了最亲的家人,还能有谁呢?珍惜愿意亲自下厨给你做炸酱面的人,对你那是好。

  酣畅地吸溜面条,咬一口脆黄瓜,再剥几只蒜瓣扔嘴里这是跟铁瓷儿才能有的的自在▼。

  当然也有专门做炸酱面的口碑老店,不过在人来看,那也是给外地朋友尝鲜的。要说真正好吃的炸酱面,那还得是自个儿家做的。

  “看似软实则硬”的炸酱面,跟人性格里的“外圆内方▼”如出一辙。别看他表面上好像很随意,对什么事都无所谓,实际上心中有谱,该讲究的时候,对人对事绝不含糊。

  小时候只知道早早在桌前坐,等着香喷喷的炸酱面端上来闷头大吃,浑然不知在蒸笼一样热的厨房擀面、炸酱★▲、切菜的姥姥的劳累。长大点主动举着芭蕉扇跑去给姥姥扇风送凉,姥姥很高兴■▲“没白疼这孩子”。

  还有人干脆把吃炸酱面当做知足常乐的标志,衡量生活的砝码◆◆。总之就是有天大的烦心事,那这日子就还能接着过●◆。

  它很小,说到底也就是一碗能饱腹满足的面;它又很大,装得下人惬意的日子和自在的性情★★。吃着炸酱面长大的孩子,只要隔一段时间没吃到就会惦记,非得痛痛快快吃一碗才行◆▲。

  带俏皮儿化音的食物,那都是随便吃着玩的。而◆▲“炸酱面”这三个字非但不加“儿”,念出来掷地有声,这碗面在中的分量就摆在那儿了▼★。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,酱要精细不能做成大锅饭,炸的过程中不加一滴水。炸好后,用筷子从酱中间划开一道中间合不上的缝,猪油顺势填进缝隙,这才叫好酱。

  有炸酱面,就知足了。来两根黄瓜,很不错。还有一碟肥蒜,那还有什么可说的。什么还有二锅头?那可以赛过活神仙!

  蓝花瓷大海碗里,还盛了夏日的风■、和煦日光◆▼、婆娑树影,阵阵蝉鸣以及一家人的笑语欢声▼◆。

  用筷子把炸酱和面条搅拌匀了,呼噜呼噜吃下肚,才立刻回了魂儿。最后来口面汤,肚里熨贴,心里踏实▼●。嗯,就好这一口儿,没辙▲◆!

  并非所有人家都有一位藏龙卧虎的大厨,但再顶尖的大厨也做不出让所有人都齐声称赞的面。千家万户都有做面的独门秘方,高下难分■★。

  不过美食标准通常是因人而异。梁实秋就不喜欢,评价也很常耿直▼●:◆▼“(小碗干炸)酱太多肉太少。”

  对炸酱面慕名而来的外地朋友,吃过后大多有着不住的失望:太咸、油腻、超难吃。